朔依

很想写

很想写,非常写,缺连想都不敢去想。

记梗

所有的梗都从梦里来,自从萌上IE和SPEXIAL之后,我又开始一直做三层梦,昨天的梦还挺有意思的,整理一下记录一下,说不定以后会写出来哦~

关于SPEXIAL全员的~好像是大家都变成了警察(大概是受到最近看了几篇警匪文的影响)

青年干探易恩在调查一起涉huang涉du案件时候遇到了卖那啥的Evan,两次把人带进局子里但都没有证据只能放了,收网行动的时候易恩所在的小队本来是配合特别部门SPEXIAL做支援的,然后莫名其妙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是易恩抓住了大BOSS,当然也终于找到证据又一次把Evan抓了进去,但是马上Evan就被人提走了,而易恩因为在行动中表现神勇,被推荐加入了特别部门SPEXIAL。

宏正是leader啦,围巾好像是类似法医的角色,有一个人是负责情报的,但是梦里我一直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大部分人都是警探类型的。

易恩加入之后不久的某一天上班路上,看到Teddy和Evan勾肩搭背在路上,以为Evan又重操旧业(?)了,结果到了警局才发现,Teddy和Evan也都是团队的成员,Teddy因为前阵子休假,Evan嘛明显就是卧底,现在任务结束,做完了例行的汇报。心理治疗和休假之后,归队。

梦就到这里。

其实是个挺俗套的警察故事吧,如果要写的话,可能会以IE为主,带一点宏晋和其他西皮,写6~8个案子,然后大团圆结局!!!

但是12个人总不能都是警探吧,除了法医和情报,还有谁能当个别的什么么?

而且我也想不出那么多案子啊我勒个去·········扫huang打hei?连环杀人犯?抢银行?还有啥别的没有???

 艾玛,感觉设定就好难········纠结ING


记录两个梗

记两个梗,可能写

第一个,是个穿越的。大概是在剧中的世界,蹇宾和小齐互相暗恋,但是都守着君臣之礼没有说出口,尤其是小齐,不敢逾越半分。现实的世界,evan和易恩也相互暗恋,但是也都没有挑明,尤其是evan,觉得这是不太对的,所以一直在回避,也不愿多想。然后,穿越降临,小齐来了现代,易恩去了剧中。去了剧中世界的易恩因为熟读剧本,刷刷的干掉了国师,振兴了天机,并且比较直白的(替小齐)抒发了对蹇宾的感情,也让蹇宾缺乏安全感的性格变得柔和一点,来到现代的小齐虽然茫然,但是很正直诚实,后悔自己当初对蹇宾太过客气守礼,也让evan了解了有些事情回避是没有用的,要正视自己的内心。然后,刷的大家又各归各位了,于是两队共同收获了爱情,啦啦啦~~


第二个梗是我昨天的梦,梦见四个刺客和小绿、小哭包都被困在山里的一个房子里,外面有蛮夷(但不是大胡子王)要杀他们,然后执明和蹇宾想来救,也被一起困住了,然后大家一起想办法脱困(类似密室逃脱?)的故事·······


要不要写呢,纠结ING

(继续胡言乱语)想来真没意思

这两天特别郁闷

以现在的情况看,估计IE两个是要杀CP了,其实可能从国庆节evan那次直播开始就已经在杀CP了。

萌真人西皮,最后的结局一定都是苦涩的。毕竟艺人都是直男,我们就算再怎么发花痴,最后也逃脱不了他们各自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各谈各恋爱然后生娃的结局。毕竟很少很少有人能像Kinki那样成为那么多年的灵魂伴侣吧。

萌什么真人西皮,想想真没意思。

一直告诫自己不要上升到真人,但总是忍不住会去想,会去萌,被虐多少次都甘之如饴,真是自作自受。

今天我妈都看出我情绪很低落很不开心,其实我也没有多少不开心,在腐圈这么多年,萌过的西皮一大票,也算是什么情况都见过,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情就气爆了,虽然今天早上五点我就爬起来和微博上的所谓西皮粉撕逼了。

我只是有些难过,也许本来能够萌的更长久的一对西皮,可能就在那些所谓的西皮粉的过度炒作和起哄下就此被杀了。

也许本来能够真的透出些许暧昧的细水长流的感情,可能就此避嫌疏远乃至于天涯陌路。

莫名有些心疼他们两个人。

眼神是不会骗人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我一直觉得,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想到第八集和第二十四集里两次换盔甲时候,小齐看着蹇宾的眼神,那绝对是爱情。

我活了一把年纪,看个眼神还是看的明白的,看个电视也是看的明白的。

问题是,虽然这剧有些麦麸,但并没有挑明些什么,也还算是正剧,那剧里小齐对蹇宾的感情,也应该是君臣之间的忠臣,或者说友人之间的友谊才对。

也就是说,这样的眼神,这样深情的眼神,是否必要?而能演绎出这样眼神的演员,他对当时在他眼前的人,又该是怎样的感情呢?

要如何的发自肺腑感同身受,才能演绎出这样的眼神?

忽然想到几年前看到的一句话——你总有一天会发现,舞台上的自己才是真实的。

就这样,乱七八糟,我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啥。

不能萌真人西皮不能萌真人西皮不能萌真人西皮

不能萌真人西皮不能萌真人西皮不能萌真人西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告诫我自己。

作为一直腐了十多年的腐女,我一直以来的底线就是两条,一条是任何喜欢的西皮都可逆不拆,第二条就是不萌真人。

前一条是因为我有一定程度的西皮洁癖

第二条是因为曾经犯过错,疯狂的萌过一对真人,结局就很不好,太沉重太悲伤,给我带来的后果就是顿悟,萌真人西皮一定程度上是对艺人的不尊重,另外就是那之后五年我都没敢腐,既怕犯错又觉得绝望。

这次之所以会萌上真人,一方面是因为剧里实在太甜,一方面是因为剧外有一定的刻意麦麸,你既然能卖,那我就顺水推舟的萌了。而不得不说,那两个人直播或者同框的时候,眼神实在是太有爱了,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了,眼神背后代表的是什么还是看的出来的,所以难免热血沸腾的萌了一下。

从9月中旬开始看剧,第一周是沉浸在剧情里,第二周是沉静在西皮里,第三周开始萌真人,前三周我都觉得自己很HIGH,甚至开始开坑写文,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特别开心,干什么都特别有劲,但是从这周开始我已经不开心了。

萌真人西皮一旦开始深入,就会不断的补节目,截图,找蛛丝马迹,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可以分析联想半天,心累,人也累,担心受怕的。一旦萌上一对西皮,难免会希望双箭头粗粗的,如果在剧里,怎么样都行,怎么幻想都行,续写一个结尾都行,但是现实里却不一样。心里有一丝丝希望是真的有双箭头,但如果真的是,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而如果清楚的知道不是,那萌西皮这件事情岂不是自欺欺人?何必要萌?不如作罢。

而且现在的艺人为了迎合腐女的口味,都喜欢麦麦麸,不像当年的老艺人,否决或者回避不作答,反而能让人更快的死心,这一下麦麸一下直的,看的我好心累。他们又不是很红,这种麦麸和过多的西皮粉会不会反而阻碍他们的发展呢?

感觉自己想的好多,但是,既然这样了,今天开始就彻底不萌了吧,缩回剧里好了,真人西皮什么的,掰掰。

剧是剧,现实是现实,角色是角色,艺人是艺人。

我要分清楚。

OVER

昨天还在发糖,今天大旗就倒了嘤嘤嘤

Evan在直播上表示如果选一人拍吻戏的话会选Teddy,因为他站Tevan。还说如果开玩笑的话会选易恩,但是认真选的话会选Teddy。

昨天IE还在发糖,嗑糖还嗑到迷幻,今天IE大旗就轰然倒塌了么嘤嘤嘤

大概易恩在evan心里始终就是个小孩子吧,想到昨天直播的时候易恩说evan更有母爱了这句话,我昨天本来是笑死的,什么鬼啊母爱,后来想想好像就想明白了。evan本来应该是那种非常优雅到让人有疏离感的人,比较高冷,但是和易恩住在一起拍戏一两个月,没办法啊,只能去包容易恩的脏乱差,帮他收拾东西啊什么的,所以在易恩心里evan就宽容温柔了很多,所以才会有“母爱”的感觉吧,但是在evan心里,易恩就还是个小孩吧,有长大,但定位还是小孩。

这样一想我觉得IE要站不住了,两个人之间最怕的就是,我把你当恋人,所以对你好,但是你对我的好,却是把我当孩子,所以你的好,永远只是宠,而不是爱。(我有类似的亲身经历,绝对惨不忍睹)。再想想最近的状况,evan真的是好宠易恩啊,包容,宠溺,但好像都不是平等的爱的感觉。这种状态下外人都会看着觉得很好很和谐,但永远无法触及那个人的灵魂深处,最糟糕的是,一旦这种“小孩子”的定位和身份在对方心里生了根,基本是不可能再转变和翻盘了,就算年龄越来越大,在对方心里始终还是小孩。

艾玛,想想就觉得好悲伤。我的心已经被插成漏勺了,可以直接拿去刷火锅。

不过也有人说他们这个团本来CP就很乱,反正大家都是直男,稍微麦麸一下也不过是为了迎合粉丝的恶趣味,我还是就当没有西皮来看吧。本来萌真人西皮就不太好,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萌剧里的角色吧呜呜呜呜


PS:看到微博上有人说,为什么和Teddy组西皮,evan就会一直强调说Tevan,但是和易恩组西皮,他就觉得自己是攻。然后我觉得,大概在evan眼睛里,攻是要去照顾受的吧,是属于“被依赖”的。他和易恩在一起,都是他在照顾易恩吧,照顾小孩一样,但是和Teddy一起,他就能依赖Teddy。大概每个人心里都是需要有安全感的吧。易恩对evan,我觉得是有占有感,从眼神和动作看得出来,就好想我们念中学的时候,某人是我最要好的朋友,那他必须是我的,要和我一起进进出出,一起玩,不能和别人在一起玩的那种占有欲,尤其是昨天直播里直接把人抱走的那一段,超级霸气,占有欲也很强。但是那不是安全感。(我觉得我已经胡言乱语了,不知道自己要表达啥)

艾玛,易恩男友力MAX啊

看今天直播里的公主抱,易恩小盆友男友力简直MAX啊,直接把人给抱走了!抱!走!了!!!

循环看N遍,我已经嗑糖嗑到昏迷了······

关于是否“利用”的真相(正直脸)

 

咳咳,看(其实还没看,只是看到了大家在微博上的描述和回复)了今天的花絮,中间有一段是好像是采访人员说,谁最帅啊

易恩:蹇宾

采访人员:如果他是在利用你呢?

易恩:那就让他利用好了

 

差不多是这样的,于是本人根据易恩的回答和反应以及以前有人吐槽说的他们演技不好BALABAL,得出一个大胆的结论!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真相是这样滴↓

 

导演对Evan表示:你要演的是其实内心是怀疑并且利用小齐的,但是面上是深情无悔的BALABALA,隐藏在深情下的腹黑BALABALA

Evan:黑人问号

导演对易恩表示:你要演的是其实内心是为报恩遵照父亲遗命,但是面上是深情无悔的BALABALA,隐藏在深情下的道义BALABALA

易恩:黑人问号

 

SO,最后呈现出来的是:

蹇宾→小齐:深情无悔

小齐→蹇宾:深情无悔

 

观众:啊啊啊啊白衣夫夫好甜啊~啊啊啊啊白衣夫夫好虐啊~~~啊啊啊白衣夫夫共赴黄泉啊!

 

就让我们这群单身狗沉浸在这样的美梦中不好么??

 

但是,2627的时候,大魔王(大胡子王)和小魔王(阿离)来解释来龙去脉了,加上蹇宾和小齐的台词,一个说父命一个说辜负,于是,美梦变成了噩梦。

 

SO,观众:强行解释,解释你妹!滚你妹的父命,哪有利用,哪有辜负,谁说蹇宾渣我跟谁急!谁说小齐是为了父命我跟谁拼命!!

 

导演&编剧:可是本来就是这样的设定啊喂·····

观众:不听不听我不听!

 

SO,其实是他们演技不好没演出那种感觉阴谋阳谋的感觉来····么?硬是把正剧演出了耽美剧的感觉,把君臣演出了情侣的感觉········

 

演技:怪我咯?(摊小手)


关于所谓的“不信任”和其他乱七八糟的

2728看完,当我心里已经接受了悲剧的设定并且为此做了一个多礼拜的心理准备后,也就不觉得有多大冲击了,反而能静下心来思考一些事情。

27里大胡子王表示蹇宾之所以会败,是因为不信任小齐,蹇宾自己也说,是他对不起小齐。料想明天微博和LOFTER上又会有一堆人出来说蹇宾渣,对不起小齐,害的自己亡国,还害的小齐陪葬BALABALA

其实真没这么严重。

蹇宾有没有不信任小齐?我觉得是有的(蹇宾粉别来喷我,我真觉得是有一点点的),但仅仅是很小的一点点。个人感觉有两次,第一次是关于小齐提出以战养兵建议时候到底打哪国的决策,当然有人会说他当时是不信任慕容离而不是不信任小齐,但其实小齐一开始提出这个决策,表示的就是打近的国家,脑子稍微清楚一点就能想得到,这个办法最重要的是“快”,南宿离的远,又难打,怎么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就是因为天官曙当时预测出来要打南宿,蹇宾就动摇了,我都想不明白他动摇的点在哪里,但足可见得他并不是完完全全的信任小齐。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对于打哪个国家这件事情的态度对比上,我真觉得这句话说的没错。小齐最后是怂了的,虽然蹇宾说就照你的意思办吧,小齐却马上改口说愿意打南宿,为什么,因为蹇宾听到小齐与他意见向左的时候,表示不开心,所以小齐就立刻顺了他的意思了。但是蹇宾自己对于打哪个国家却从19集纠结到了20集,照说小齐是上将军,打仗是拿手的,蹇宾应该听他的才对啊。

还有一次,就在2324,关于四国联军要求小齐领兵,天官曙死不同意,拉来一大堆借口,蹇宾也在犹豫,虽然小齐也曾提醒过他希望他能够早做决断,但他还是一直纠结到了形势未尝危机的时刻,才让小齐领兵,而当时的局面,其实他自己都舍不得小齐去了,所以他真是把自己也纠结的虐死。

蹇宾对于小齐的信任,还差那么一点点,真的就一点点,就像差一口气的馒头似的,能吃,但不是最完美的。虽然他每次从结果上看都是依赖小齐重用小齐信任小齐,但过程中,他有纠结。

但是,咳咳,重要的是但是!

但是,我们不可能要求一个人完全无条件的信任另一个人啊!尤其是蹇宾是个君王,他要考量的更多,思虑也更甚啊!

而且这一点点小小的不信任,真的没有那么严重。

27蹇宾说他对不起小齐他负了小齐的时候,我真的在电脑面前大叫,没有没有!

哪有这么严重!何必如此自责!

一来,其实不论他如何选择,是否纠结,结局都是一样的,根本不会有什么差别,因为慕容离开了外挂了,这个中二美少年一搅和,肯定是天下不太平,天玑迟早药丸,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是并不能归罪与蹇宾的。他已经做到了一个君王能做的全部。(四国王上里数他最累)

二来,天玑还有巫仪和神权的问题。蹇宾对于人心的拿捏,对于朝堂的平衡,外人(大胡子王)看来是一个君王的权术,但是放在天玑过这个大环境下,他也是没办法呀。把神权置于君权之上的国家,王的权力真的很有限,你看朝堂上全都是国师的人你就知道了,你让蹇宾怎么办呢?这根本是不可能通过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的。每每让我气得咬牙切齿的是,这国家的所有大臣都只会说,王上三思,王上不可,但要他们提出意见来,他们都没有办法想得出来,但他们竟然能一次次理直气壮的阻止王上行事,就因为他们能理直气壮的说,看,这是上天不允许的!我真心了个草。(从这一点看来,蹇宾被气晕过去的次数还算是少的,换了别人说不定早气死了)。唉,所以说,这国家先天不足是关键,蹇宾作为一个王,真是已经给了小齐能给的全部了。

天玑这个国家呀,重巫仪,重农耕,既无可堪大用的人才,且分权严重,在大环境稳定的情况下,大家得过且过,也勉强能混个太平盛世,一旦经逢乱世,妥妥的第一个死。白衣夫夫生在这个国家,真只能说是命不好。(再次感叹,投胎是门技术活,你看隔壁执明,日子多好过)

所以说,很多事情是没办法改变的,这都是命啊,而蹇宾和小齐之间,没有谁辜负了谁,有没有十足的信任也罢,是不是为父亲报恩也罢,他们都已经给了对方能给的全部了。

最后,君王死社稷,小齐也跟着去了,这样的结局,算不算HE?